官网:http://www.one-school.org/index.asp
其它果实:http://one-school.blogbus.com/

 

唐安章后续情况进展报告

013年7月去昆明做恢复训练进展报告

 

很偶然的机会知道了昆明有一家做脑创伤恢复训练的机构:福华国际康复中心。这是一家公益机构,平常在帮脑瘫的孩子,唐安章的情况类似,机构有专门的义工带孩子做一些肢体训练,通过这样的训练刺激促进大脑功能的恢复。训练是免费的,自己支付生活费。

 

联系好了机构,但我们这边没有人手可以带唐去昆明,于是上网招募义工,很快找到一位在成都的义工小菲,而很巧的是,她也曾是村小的捐助人,而且当初也给唐安章捐过款。

 

6月30日,义工小菲从成都出发去重庆,原定的是唐安章也上午从家里坐车到重庆,中午汇合后,下午他们就可以飞到昆明,但那天正是成都随后近半个月暴雨天气的开始,火车停在了途中,什么时候能到谁也说不准,机票只好改签,原本两个多小时该到的动车用了将近二十个小时,最后小菲第二天凌晨才到重庆。

 

7月1日,上午小菲带唐安章从重庆到昆明,当天下午去了福华康复中心,见了医生。

 

7月2日开始,每天唐安章去康复中心半天,由机构的专业义工带他做肢体训练。

 

7月5日,小菲因为休假到期,要回成都工作,我们本来还不确定唐安章一个人留在昆明是否妥当,在考虑是否也带他回去。但机构的医生说,这段时间唐训练的效果很好,应该多留一段时间,对他更有帮助,就在我们为难的时候,又找到了昆明当地的朋友Egg,和小尹,他们可以定期去看看唐安章,于是小菲返回了成都,唐安章留在昆明继续做训练。一直到26日。

 

唐安章在义工的指导下,进行了三个星期的训练,但长期的恢复并不只有这三周,学会了如何锻炼,回去之后,他必须每天自己坚持,这是个长期的过程,也许要持续一辈子。

 

记得去年手术之后出院的时候,医生说像他这种脑创伤,后期大多会引发癫痫,很难避免,什么时候会发作也不确定,但好的是,到现在一直也没出现这种情况,其实恢复训练越早做越好,但我们在手术后一年才找到了这次机会给他,虽然没能有及时的训练,但手术后两个月,他就回去了学校,坚持读书。在学校大多时候还是靠他自己一个人,并且练习用左手写字。我想这些坚持对他的恢复都是有用的。

 

因为有昆明福华国际康复中心,唐安章才有了这次机会,他们是一个国际的NGO组织,除了在帮很多类似唐安章的孩子做训练,每年还会帮很多身体有伤残的贫困地区儿童免费做手术。

 

这次的成行,要特别感谢三位义工,小菲,Egg 和小尹。是他们三人接力着,陪伴了唐安章的这次旅程。

 

截止现在当初为唐安章专案募集的款项还结余大约三千多元,具体的账目请查阅:http://www.one-school.org/taz/tan_acc.htm

 

 

这个案子从开始募款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,虽然募款早已结束,但专案的网页还一直挂在网站的首页上,原因就是当初募集的款项还没使用完毕,也许很多捐助人都已忘记了这件事,但对我们来说,别人的钱还拿在手上,接下来的支出应该还是用于继续支持唐安章读书方面的费用,一直到这一笔捐款余额为零,这个案子才算正式结束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