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网:http://www.one-school.org/index.asp
其它果实:http://one-school.blogbus.com/

 

不完美生活——海里支教日记(连载之二十六) by 宋老师

9月26日 星期一

 

 

数学课上,问罗丽圆心在哪儿,她看着书上习题里的一个半圆,把手指点在了半圆中间的空白处,然后满心欢喜的看着我,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。

 

学了两个星期圆的知识,结果就是这样。

 

崩溃......心中的愤怒如火山喷发前汹涌澎湃,小说里什么眼前一黑、脑中一片空白、瞬间说不出话来、千言万语涌上心头,所有这些描写我同一时间全部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,强忍着胸膛里原子弹爆炸一样的冲击波让她坐下,认真读一下书上的内容。还好,没等我喘过气,下课铃响了,否则都不知道怎么继续,接下来要讲什么。

 

回到宿舍里,烧了开水,把自己扔到床上,来了小半年,第一次感觉到彻底的失败。

 

十分钟,好像刚刚躺下,上课铃又响了。喝了水,出了宿舍门,要去的地方就在十米之外。带着一种无法描述的心情回到教室,数学课还要继续。愤怒消失了,气没了,像经历过一场暴雨后的落汤鸡,强装笑颜走到黑板前。上课的人好像是另外一个自己,而真实的我正站在窗外观看着这一切。学生们不记得上节课发生的事情,刚才那短暂的十分钟里他们去了操场追逐打闹,去小卖部里买了十分便宜味道却强大的零食,在教室里和好朋友说了悄悄话,跟原本要好的同桌发生小纠纷大吵大闹,趴在走廊的地板上打那种什么东西都可以打的游戏,没人知道我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 

像是一出喜剧,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和失望,不知道是对自己还是对学生。孩子们的眼睛还是亮闪闪的,说不出是真是假,这些眼睛能看到和我能看到的一样的世界,可是我和他们好像就是在两个世界里。很近,又很远。我努力的伸手,好像碰到了他们,可一瞬间他们的手又离开了。

 

学生不遵守纪律的事情不让我生气了,我只是难过,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Photo by 宋老师

我好像又回到了第一天上课的时候,我用尽力气的讲啊讲啊,想多讲一些什么让他们知道,但是又不知道到底要讲什么。

 

 

9月27日 星期二

 

王涛的日记里说,他把衣服给奶奶看,奶奶说这些衣服每件都要几十元,还是宋老师对你好。哈哈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Photo by 宋老师

昨天放学,把图书馆里找到的衣服分了一些给王涛和陈河君,古松、古平、胡吉栋早都拿了给他们,还有四个男孩子没分到衣服,可是没办法,捐赠的衣服多半是女式的,而且大的大、小的小,六年级的孩子正处在中间地带,衣服很不好找。

 

上课时,魏伸银回答问题的声音很小,低着头让声音在鼻子里转悠,让人恼火。下课时,她对男同学常常只有一句话——滚,声音大到在操场上都能听到。

 

数学课,提问罗丽,她还是分不清直径和半径。

 

她是班里考试成绩最差的一个,朋友也少。平时她对别人很凶,稍有一句不合心意,她必定脸色一变,扬着头以更大的声音回骂过去,但是也不知道如何骂人,只是声音很大而已。她也常常哭。我想,那些吼声和眼泪都是她保护自己的方式吧,其实她很自卑。

 

我基本没批评过她。可是只有鼓励也不行,要提高成绩,只能补课。

 

 

9月28日 星期三

 

这几天解老师不在,她去了山西参加儿子的订婚仪式。临行前她一直问我假期有什么打算,我说要到时候才能确定。其实行程早就确定了,国庆要到大方的果宝小学和元宝小学参观,王校长和朱校长的电话早已打过。

 

吕老师和张老师也想一起去参观。

 

 

9月29日 星期四

 

明天下山,和林老师商量是不是可以在学生家里买点辣椒。林老师说没问题,只是今年干旱,怕学生家里辣椒不多。

 

没想到林老师把这当成了一个重要活动,郑重其事的到每个班通知,搞得我很不好意思。

 

 

中午到乡中心校开会。开会的起因是这样的,中心校新来了一位副校长,副校长来自教育大县——泸县,有丰富的六年级教学经验,立志在短时间内把枧槽乡小学的落后考试成绩提高,今天开始就是要告诫各小学的六年级教师,从现在大家都要打起精神,全面发动起来。

 

 

枧槽乡里有八所小学,六所有六年级,其中有两三所学校和海里一样,六年级只有一名老师,所以全部与会人员加起来也不到二十人。会议议程与到县城培训基本一致,领导宣布会议精神,语文、数学教材的培训,各学校老师汇报工作、交流经验,最后是领导发言。另人惊讶的是中心校有三位校长,居然每个人都发了言,而第一校长的发言竟然是从中国的科考制度说起......上帝啊上帝。

 

 

本来想拍几张风景的相片,只能眼睁睁看着太阳在空中慢慢消失。

评论